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第一代抖音網紅“下神壇”

  在短視頻崛起之后,對于抖音來說,造星似乎是一夜之間的事。從2017年到2018年,辦公室小野因為一些趣味視頻,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普通人,一下子收獲千萬粉絲,甚至躥紅到國外的YouTube。

  還有溫婉,前抖音一姐,曾憑借自己在停車場跟著音樂搖擺的視頻爆紅,十天內抖音粉絲量就突破千萬。2018年,代古拉K憑借一條甩臀舞視頻,僅僅十天時間,就收獲500萬粉絲。目前,她的粉絲已經超過2500萬。據悉其一則視頻的報價超40萬,已經超過了她的同門師姐“辦公室小野”。

  即便如此,抖音網紅還是來來去去生命力難以持久,這是平臺用戶審美疲勞、喜新厭舊所致嗎?沒有獲得具有長久沉淀的IP,也因此在直播熱潮席卷的今天,抖音與快手、阿里等相比顯得有些掉隊。

  抖音網紅沒有IP

  一切速成的可能也將速朽。

  1月6日,新榜發布的《2020年內容產業年度報告》提到,在全年抖音Top100的榜單中,僅有1.4%的賬號上榜10次以上。 多數賬號在一夜風光之后就歸于平靜甚至銷聲匿跡,讓人咋舌于抖音網紅迭代速度之快。

  據媒體報道,2019年的8月,兩位小朋友因模仿抖音中一個易拉罐做爆米花視頻后,隨即動手制作,由于不具備相關知識,爆炸受傷,其中一人傷勢過重不幸離世。鑒于有引導之嫌,2019年9月17日,一方家屬與小野方已簽和解協議。此前,被模仿的“辦公室小野”團隊曾支付給當事兩家合計約80萬元救助金。

  其后辦公室小野陸續斷更,直到現在也未回歸。目前,辦公室小野的更新基本上都是新同事的內容,播放量也大不如前。

  溫婉這邊,還沒來得及享受網紅流量的紅利,就被抖音封號。這位現象級網紅過往隱私大量流出,整容、輟學、混跡夜店……并不是太討喜的人設。而代古拉K也很難在抖音里刷到,有網友質疑,“都是刷的人氣,那天偶然看到她直播,直播間就幾百人氣。”

  值得一提的是李子柒,其憑借拍攝的田園風短視頻在全球范圍內圈粉無數,YouTube和淘寶店總收入據說超過一億。2018年8月,她的同名天貓店鋪“李子柒旗艦店”正式開業。店鋪上線當天,部分商品銷量過萬;上線三天,銷售額達到了千萬元,而現在其熱門美食產品銷量只有月均破萬了。依據百度指數,如今其關注度也普遍比巔峰期跌去60%以上。

  趕不上的新趟

  有業內人士告訴一鳴網,短視頻類網紅的活躍周期大部分在半年內。

  在算法當道的當下,碎片化的時間里,想要吸引關注點贊就只能做娛樂性和博眼球的內容,為了不出錯并且節約時間成本,創作者就必須在短短的幾分鐘甚至幾十秒中抓住平臺用戶,而實際上在這個過程中用戶能夠觀看到的有價值的內容是很少的。

  當然,短視頻的玩家,大多只是為了消遣。所以即便是渴望通過深度內容創作吸粉的創作者,時間久了,也不得不因為粉絲量和點贊數等數據妥協于用戶喜好,跟風一些爆款短視頻。

  根據新榜此前發布的《2020年內容產業年度報告》來看,2019年,微信月榜TOP100上榜10次的賬號占比為53.2%,淘直播月榜TOP100上榜10次的占比為9.7%,抖音則是1.4%。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網紅






河南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