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免稅牌照救不了王府井

  一張免稅牌照,讓王府井被資本捧上云端,兩個月股價暴漲5倍,也讓其深陷內幕交易的輿論漩渦中。

  9月18日,證監會通報指出,在王府井發布獲得免稅品經營資質的重大公告前,吳某某等人獲取內幕信息并大量買入王府井股票,獲利數額巨大,涉嫌構成內幕交易。一時間,關于“誰是吳某某?”的討論甚囂塵上。對此,9月22日,王府井回應網友質疑稱,“證監會通報中的吳某某等人與公司沒有任何關系。”

圖/上證e互動

  如今,內幕交易風波未過,但隨著9月25日王府井免稅品經營公司正式掛牌運營,其股價再度上漲,當日漲幅4.37%,9月28日也有2.99%的漲幅,收盤價報51.63元。

  不管是資本市場還是王府井本身,顯然都對免稅業務寄予厚望。按王府井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杜寶祥的說法,通過“有稅+免稅”雙輪驅動,王府井將形成“5+2”業務模式:即百貨、購物中心、奧特萊斯、超市、免稅五大業態和自營、電商,形成消費生態鏈。

  然而,一張免稅牌照就能挽救發展陷入瓶頸的王府井嗎?

  冰與火

  說起今年的大牛股,王府井必須擁有姓名。

  疫情沖擊下,線下零售業態營業時間、客流量等都受到影響,百貨、商超等成為業績下滑的重災區,眾多公司股價低迷。王府井卻憑借一張免稅牌照,股價表現出截然不同的增長態勢,牛氣沖天。

  6月9日晚間,王府井發布關于公司獲得免稅品經營資質的公告。這也是我國第8張免稅牌照,稀缺性讓王府井迅速成為二級市場追捧的對象。公告發布一個月后,王府井股價在盤中站上了79.19元的高點。

圖/東方財富網

  值得注意的是,王府井股價自4月27日即已啟動上漲模式,由12.26元一路漲至6月9日的27.38元,實現翻倍增長。按79.19元的股價高位計算,兩個多月時間里,漲幅超過5倍。

  然而,王府井獲得免稅牌照公告發布前的股票漲勢卻缺乏利好消息支撐,從業績表現來看,集團反而遭遇重大利空。王府井于4月30日發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其營收15.2億元同比下滑78.79%;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同比下滑150.16%,虧損2.02億元。

  「子彈財經」查詢公開數據了解到,王府井上一次財報虧損還是在1999年半年報中虧損1191.4萬元,150.16%的凈利潤同比降幅也創下了其近30年以來的最大降幅記錄。

  有“新中國第一店”之稱的王府井以百貨起家,成立65年以來見證了零售業諸多風口,但如今在電商等新業態的沖擊下,難免給人以英雄遲暮之感。從近幾年業績表現來看,王府井的發展已難以避免地進入了“瓶頸期”。

  事實上,王府井并非沒有意識到危機。早在2014年8月,王府井即召開戰略轉型大會,宣布不再以傳統百貨的經營模式開店,并將發展重點轉投購物中心與奧特萊斯業態,推進全渠道建設。

  在拿到免稅牌照之前,王府井已形成了覆蓋百貨、購物中心、奧特萊斯及超市等主力業態,同時擁有線上零售渠道的業務格局。

  但企業轉型是場持久戰,從股價走勢來看,對于王府井此前的轉型,資本顯然并不是太買帳。2013-2020年5月,王府井股價長期在十多元徘徊,最高未能突破30元。

  業績方面,啟動轉型后的2015年,王府井營收同比下降5.19%,2016、2017年轉為正向增長并提升至11.09%,但在短暫的提速后,于2018、2019年再度下滑至2.38%、0.29%;反映在營收數據上,2017年,其營收邁入260億元大關,但此后兩年均在267億元左右徘徊,發展規模見頂。

  此外,王府井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從2015年的7.66億元增長至2018年的12.01億元,但2019年再度回落至9.61億元。

  對此,中國百貨商業協會副秘書長高明德對「子彈財經」表示,2014年、2015年,整體百貨業都是負增長狀態,處于比較底部的位置,隨后才有所回升。他同時指出,“當時王府井推動全渠道轉型,花了不少錢嘗試APP、網站等線上渠道,但后來這些渠道都不見了。”

  今年在疫情沖擊之下,嚴重依賴線下的傳統零售百貨業弊端暴露無遺。據《新京報》統計,2020年上半年,48家上市商業零售百貨企業中,營收、凈利雙降的企業達到40家。

  王府井上半年實現營收34.25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470.09萬元,分別同比下滑74.48%、99.33%。這一營收、凈利潤降幅,在48家企業中分別排到了第5位、第16位。

  “今年受疫情沖擊,百貨、購物中心開業都受到很大影響,王府井之所以下降這么嚴重,主要是王府井的主力店都在北京,而北京受疫情影響僅次于武漢,且管控嚴格、最晚放開。”高明德對「子彈財經」分析道,百貨、購物中心不像超市或網上購物不講究體驗就直接購買,它們本身是進場消費,需要線下場景。

  轉機

  王府井求變之心迫切,在業務結構調整上也確實取得了一定進展。對于這幾年的轉型進展,杜寶祥亦直言“轉型成果很大”。

  據杜寶祥透露,目前王府井已有32家百貨門店、15家購物中心、7家大型奧特萊斯、12家標準超市以及網上商城等多種零售業態組合。

  高明德對「子彈財經」表示,從王府井自身來看,2019年其百貨業態還是負增長,但購物中心、奧萊兩大業務增長不錯,“雖然銷售額占比不多,但整體是上升趨勢,且王府井仍在加大對購物中心的布局。”

  王府井財報顯示,2019年其百貨業態實現營收176.25億元,同比下滑3.52%,仍是收入的主要來源;購物中心、奧特萊斯業態分別實現收入30.64億元、45.05億元,同比增長0.67%、24.75%。

  王府井仍在推動自身轉型,今年上半年正推進5個購物中心及1個奧特萊斯項目的籌備工作,并關閉了兩家百貨店。

  不過,新零售專家鮑躍忠對「子彈財經」直言,王府井目前做的所謂的轉型并不是真正的轉型——王府井的購物中心、百貨店、奧萊等,只是做了多業態發展,并不是做全渠道轉型。

  不管是在資本市場還是公司長期發展上,囿于轉型困境的王府井都需要新故事,而免稅牌照則因其稀缺性迅速成為故事主角。

  當前,我國免稅行業玩家稀少,在王府井之前,只有深免、中免、珠免、中出服、港中旅(中僑)、日上免稅、海免7家企業擁有免稅牌照。

  在杜寶祥看來,相比其它幾家,王府井獨有的優勢在于:在一個交易當中把免稅業務+有稅業務融合起來。

  在免稅業務具體打法上,據杜寶祥透露,王府井將發展口岸免稅、離島免稅和市內免稅三種類型的免稅店,業務重點會放在北京,北京口岸(首都機場、大興機場)目前仍在推進,并爭取在海南有項目落地。

  資本得以借助免稅概念爆炒王府井股票,與其帶來的增長預期大有關聯。

  傳統零售業普遍利潤低下,王府井凈利率長期保持在3%-4%左右,零售巨頭永輝超市近兩年凈利率更是不到2%,但免稅行業老大中國中免的凈利率卻能常年保持在10%左右。

  國民對于免稅商品的強大購買力奠定了市場規?焖贁U張的基礎。華創證券指出,2018年,中國居民境外購買免稅商品總體規模超過1800億元,占全球免稅市場銷售額的34.8%。?诤jP統計數據顯示,海南離島免稅新政實施三個月以來(2020年7-9月),海關共監管離島免稅購物金額即已達86.1億元,同比增長227.5%。

  中信建投證券研究則指出,2019年末國內免稅規模約超500億元,預計到2025年國內免稅總空間有望突破1600億元,長期望突破2000億元。

  事實上,不只是王府井,今年隨著免稅政策的推進,整個免稅概念都是資本炒作的對象,相關概念股股價迎來大幅提升。

  根據Wind數據,截止9月10日,Wind免稅店指數成份板塊僅三個月以來的漲幅就高達60%。雖然7月以來免稅概念股熱度消退,但同花順9月27日數據顯示,在256個板塊里,免稅店概念仍排到了第3位。

  “免稅業務當前是政策熱點,也是風口,未來免稅店可能是以海南為主體,但像王府井這樣的企業有條件也應該積極參與到這個新的業態中來。”鮑躍忠對「子彈財經」表示。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王府井






河南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