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屈臣氏銷售額大跌 “前浪”難逃被拍下去的命運?

  屈臣氏作為最早進入中國內地市場的美妝集合店,曾被視為商場的“流量收割機”,有屈臣氏的地方,商場的生意都不會差。然而最近幾年,由于線上銷售的崛起、線下競爭對手的不斷涌現,以及新一代消費者需求的變化,屈臣氏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銷售額一年不如一年。面對來勢洶洶的“后浪”,曾經奔涌的“前浪”恐也難逃被“拍”下去的命運。

  近日,屈臣氏母公司長江和記實業有限公司公布2020年上半年業績。數據顯示,期內,屈臣氏全球銷售額為736.27億港元,同比下降11%;中國區銷售額為88.05億港元,同比下降30%。從歷年財報來看,屈臣氏中國自2016年銷售首次錄得4%的負增長后,今年上半年的銷售業績創下了有史以來的最大降幅。長江和記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對其保健品及美容產品的影響最大。

  疫情對屈臣氏的業績沖擊固然不小,但從近幾年美妝市場的變化來看,屈臣氏顯然已經跟不上時代發展的步伐。1989年,中國內地第一家屈臣氏門店在北京開業,當時美妝品牌的門店覆蓋度較低,屈臣氏的出現彌補了這一缺口。但近兩年,隨著彩妝集合店的不斷涌現,屈臣氏也暴露出自身的問題。例如品牌老化嚴重、場景布局陳舊、購物毫無體驗感。

  有消費者表示,屈臣氏店內所售產品一般電商平臺都有銷售,并且價格更優惠。“如今國產小眾品牌更受年輕人青睞,屈臣氏里的品牌也該換換了。”消費者王小姐表示,品牌老化是一方面,到店的體驗感也極差。剛一進到店里,導購員就會跟上來,推薦他們的產品,還要求辦會員卡,完全沒有自己選購的時間。

  和屈臣氏不同,一些新興彩妝集合店更懂得如何討好年輕人。一方面,它們會根據消費者的需求喜好,去打造適合他們的線下體驗場景。如THE COLORIST的美妝蛋彩虹墻和指甲油墻就是其店內“招牌”,慕名而來的消費者很多。這面墻一度成為網紅打卡地,為品牌賺足人氣。

  另一方面,在產品和品牌的迭代方面,新興彩妝集合店會通過數字化運營,了解消費者的需求和喜好,進而迅速地更換產品來滿足消費者的新鮮感。

  與“前浪”屈臣氏相比,“后浪”雖然有其過人之處,但也存在很多問題。目前新興美妝集合店不斷開店擴張,但也只是靠規;瘮U張攤薄成本,看上去勢頭猛,其實仍未實現盈利。此外,隨著消費需求的增加及資本的不斷注入,美妝零售新品牌層出不窮。并且場景的打造、品牌的布局也都大同小異,同質化現象嚴重。

  “前浪”屈臣氏日子不好過,“后浪”也不如看上去那般美好。但在巨大的美妝市場,終將會有玩家獲利。

  根據智研咨詢發布的《2020-2026年中國美妝行業市場現狀調研及未來發展前景報告》顯示,到2022年中國美妝行業市場規模將突破5000億元,并預測在2023年中國美妝行業市場規模將增長至5490億元左右,美妝行業發展前景巨大。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做好美妝集合店,關鍵是要形成真正的核心壁壘,抓住消費者需求的變化和市場變化,不斷做出調整和革新。面對來勢洶洶的“后浪”,前浪“屈臣氏”也并沒有放棄,最近兩年一直在嘗試轉型新零售。在“前浪”與“后浪”的市場爭奪戰中,誰能笑到最后?中國商報記者將持續關注。

  來源: 中國商報 陳晴

搜索更多: 屈臣氏






河南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