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凈利十年增長1000% 星宇股份逆勢擴張背后的掙扎與機遇

  談起汽車行業,恐怕是這兩年投資者都極力避開的一個領域,無論是整車廠亦或是零部件,在行業的寒冬下都顯得格外冷清。然而星宇股份作為國內主要的汽車車燈總成制造商和設計方案提供商之一,卻在汽車行業哀鴻遍野的時刻股價逐步創新高。從2018年年初到今年年中,星宇股份的股價從47.6元一路上漲至124.3元,而在這段區間內,汽車指數整體下降了23.94%。

  股價一路上漲的背后是利潤不斷增長。2018年、2019年星宇股份歸母凈利潤分別為5.44億元、7.35億元,同比增長33.49%、35.04%。其實從更長的周期角度來看,星宇股份的表現同樣優秀:2008年公司營收和凈利潤分別為4.52億元、0.66億元,而到了2019年營收和凈利潤分別為60.92億元、7.9億元,11年其營收增長12.48倍,凈利潤增長10.97倍。

  實際上股價和凈利不斷飆升的星宇股份也曾有自己的至暗時刻,正如前進的步伐總是伴隨著掙扎一般,那么星宇股份能否在未來保持高昂的姿態呢?

  夾縫中求生

  為了在合資體系內獲取存量份額,星宇股份不得不采取以低價爭取訂單的手段。

  2008年星宇股份凈利潤為0.66億元,十年之后,星宇股份凈利增長10.97倍,達到7.9億元,完成了“十年增長十倍”的神話。

  有些事情,從后往前看一切都是順理成章,但是放在當時那個時點來看,星宇股份也是在夾縫中求生存。

  要知道,在2008年那個時候,車燈領域還是合資廠商的天下。當時車燈市場供應格局主要是由給上海大眾、上海通用、一汽大眾供貨的小糸;給廣汽本田、東風本田供貨的斯坦雷;給福特汽車供貨的偉世通;給上海通用供貨的三立等四家合資廠商構成。

  而對于星宇股份來說,一家國內的民營企業要想進入合資汽車的供應廠商是一件很艱難的事情。因為當時對于合資汽車廠商來講,找單價較低的民營車燈廠商的確能夠節省成本,但是中低端供應商帶來的質量風險是其無法承受的,因此當時合資汽車廠商變更供應商的意愿不強,國內民營企業只能眼紅,別無他法。

  然而,給奇瑞汽車做配套車燈的星宇股份之所以能切入一汽與上汽,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運氣使然。星宇股份切入一汽大眾之時,一汽大眾的主力車燈供應商——海拉尚未與一汽成立合資車燈廠,雙方的合作不夠穩固;星宇股份切入上汽大眾之時,上汽旗下的車燈公司——上海小糸正值公司變動。就這樣,星宇股份抓住了車燈行業僅有的幾個大機會,并且不斷從老客戶中拓展新客戶,才有了今天這幅模樣。

  車燈是關鍵的汽車零部件,但是其研發、生產的投入卻不高。車燈廠商不必把利潤中的大部分再投入新產品的研發。然而,星宇股份為在合資體系內獲取存量份額,也不得不采取以低價爭取訂單的手段。

  作為低價博取市場份額的代價,星宇股份2010-2016年毛利率持續下行,這七年間公司毛利率分別為28.36%、27.22%、25.93%、24.6%、24.05%、23.46%、20.98%。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星宇股份






河南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