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資訊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 >> 熱門資訊頻道 >> 正文
東陽光涉嫌違規銷售冬蟲夏草 被指打政策擦邊球

  打政策擦邊球

  東陽光涉嫌違規銷售冬蟲夏草

  “冬蟲夏草,鮮著吃”,深圳寶安機場“東陽光鮮草”的巨型廣告牌十分引人注目。與大眾熟知的冬蟲夏草干品不同,東陽光集團出產的“鮮草”號稱實現了“生態撫育產業化”、可以直接咀嚼服用,價格相比市面上的冬蟲夏草產品也較為親民。在國家食藥監總局已經取消了冬蟲夏草保健品身份試點之后,向消費者直接售賣冬蟲夏草產品或許已涉嫌違規。

  新型蟲草上市

  “新鮮的冬蟲夏草,蘊含更多珍貴的營養成分和活性成分。”在東陽光的電商品臺——東陽光大健康商城上,可以看到這樣的宣傳標語。按照東陽光集團官方上的資料,東陽光對冬蟲夏草進行了十年的研發,實現了重金屬含量不超標的生態撫育冬蟲夏草產業化。具體而言,東陽光鮮草讓蟲草菌的真菌孢子侵蝕蝙蝠蛾幼蟲,從而生長成冬蟲夏草的部分過程在工廠中完成,實現了“生態撫育”。與直接采集的野生冬蟲夏草相比,這種新型的“鮮草”更像是一種人工繁育蟲草。

  對于“鮮草”的特殊性,東陽光集團官網顯示,80%左右的野生冬蟲夏草砷、汞含量一般都超出美國FDA食品和中國SFDA食品檢驗標準;而生態撫育冬蟲夏草重金屬含量不超標,一定符合美國FDA食品和中國SFDA食品檢驗標準。同時,生態撫育冬蟲夏草比野生冬蟲夏草原草生長周期更可控,產品質量也更穩定。

  對于消費者來說,東陽光鮮草與其他冬蟲夏草產品的明顯區別更多體現在價格上。在東陽光天貓旗艦店上,不同規格的鮮草價格在880-5988元不等。其中,非禮品包裝的一級品鮮草價格為176元/克;特級品價格為183元/克。用于送禮的禮盒裝產品價格更高,幾種規格的價格在195-352元/克之間。

  作為貴價中藥材、同時也是高端滋補品,同樣是在天貓旗艦店上,青海春天旗下的凈制冬蟲夏草“元草”產品價格在393-463元/克之間;同仁堂的冬蟲夏草價格更高,達到了293-656元/克。相比之下,東陽光鮮草的價格顯得很親民。

  在去年的東陽光鮮草大客戶交流研討會上,東陽光集團曾提出過“將在全國地級市以上城市和經濟發達的縣級城市重點部署500家以上優質旗艦店”的戰略目標。但根北京商報記者梳理東陽光官網上的店鋪信息后發現,截至目前,東陽光鮮草門店在全國范圍內僅28家,其中旗艦店僅6家。整個華北地區,僅天津市擁有兩家專營店和一家專柜。東陽光鮮草的銷售客服人員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目前集團正在與北京地區的經銷商進行洽談,但還沒有北京經銷商確定與集團合作銷售鮮草產品。

  涉嫌違規銷售

  “目前,國家已叫停了冬蟲夏草作為保健品的試點工作。這意味著,生產冬蟲夏草保健品的企業都得按保健食品申報審批流程走,企業不可以將冬蟲夏草產品作為保健品直接出售給消費者。” 北京鼎臣醫藥管理咨詢中心負責人史立臣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冬蟲夏草作為一種中藥,目前只存在三種正規的銷售身份:作為中藥飲片、由藥師將冬蟲夏草作為中藥按照藥方出售給消費者,或者作為復方制劑中的一部分。在沒有國家食藥監總局生產許可的情況下,企業生產并銷售冬蟲夏草這一單方制劑是不合規的。

  去年3月,國家食藥監總局網站發布消息,停止冬蟲夏草用于保健食品的試點工作。通知中指出,含冬蟲夏草的保健食品相關申報審批工作按《保健食品注冊與備案管理辦法》有關規定執行,未經批準不得生產和銷售。此前獲得冬蟲夏草作為保健品進行生產銷售資質的五家試點企業,包括同仁堂、康美藥業、青海春天、勁牌有限公司和江中藥業的試點資格均被收回。

  國家食藥監總局局長畢井泉表示,因為冬蟲夏草不是一種食藥兩用的物質,因此它不能單獨作為保健品的原料。此番用于保健食品試點的叫停相當于收回以上五家企業的“特許證”,并非一棍子打死所有蟲草保健品,但想生產則需要按照保健食品申報審批流程走,而且審查、管理會愈加嚴格。

  在國家食藥監總局網站上,北京商報記者并沒有在保健食品的條目下搜索到東陽光鮮草產品的信息。在史立臣看來,盡管東陽光集團生產的“鮮草”在培育過程中采取了一些人工干預的手段,但是從產品本質上來講依然屬于冬蟲夏草。這種將冬蟲夏草作為單方制劑直接銷售給消費者的方式,違背了國家食藥監總局的規定。對于東陽光鮮草的身份定位,北京商報記者多次致電東陽光下屬上市公司“東陽光科”及東陽光集團總部,但是截至發稿前沒有獲得回復。

2頁 [1] [2] 下一頁 

東陽光科子公司新增5起訴訟 并購標的鑫源煤礦深陷債務“泥沼”

東陽光鋁大股東巧織股權 主力資金大撤離

搜索更多: 東陽光






河南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