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 >> 新消費頻道 >> 正文
“老年代步車” 質疑中卻難杜絕 市場有需求行業須規范

  根據相關報道,以“老年代步車”為代表的低速電動車產業始于十多年前,最早在山東、河南、河北等地初成規模,2010年后開始爆發式增長,從2013年起連續多年保持50%以上的年增長率。多年來一直存在行業生產經營無序、車輛無牌無證上路、交通事故頻發等亂象,但行業已經頗具規模。

  經久不衰的市場與長期缺位的監管形成強烈反差,不安全、沒名分、無身份、非新能源車輛……“老年代步車”自出現以來,就因“身份不明確”而飽受質疑(本報2017年12月6日一版《無牌無照“老年代步車”還要亂行到幾時》曾對此作報道)。那么,這種低速電動車為何能在質疑聲中一路發展至今?又該何去何從?帶著這些疑問,記者日前進行了調研和采訪。

  被帶偏的老年代步車

  在多家網絡銷售平臺搜索“老年代步車”“低速電動車”,記者發現不少車的設計已經與新能源汽車相差無幾,還有油電兩用車型,有的最高時速能達到五六十公里,售價從幾千元至數萬元不等。雖然貼有“老年代步車”標記,很多電動車是三座甚至四座,功能早就超越“代步”,走向“載客”,車身大小也直逼小型汽車。而查詢商家資質,有的聲稱廠家直銷,并無正規來源;有的商家能查詢到營業執照,但經營范圍僅為銷售自行車,并不包括電動車、機動車;也有證照齊全的商家,經營范圍為非公路旅游觀光車輛、老年代步車加工及銷售。

  即便證照齊全,是否就代表能合法生產銷售“老年代步車”呢?

  記者在國務院官網查詢到,2020年2月4日發布的國家統計局令(第30號),公布了《養老產業統計分類(2020)》。該分類中,代碼1090、1118分別列明了老年代步車生產和銷售,并在說明一欄中對此予以明確:指老年人出行所需的三輪、四輪的助動車以及輪椅車的制造、銷售,行業分類為殘疾人座車制造、助動車制造及自行車等代步設備零售。

  不難發現,國家許可的老年代步車實為輪椅車、單人車。記者查詢電動輪椅車的國家標準發現,電動輪椅車由電能驅動僅承載1人且使用者為體重不超過120kg的殘疾者或者老年人,包含電動三輪、四輪車輛,最大速度不得大于15km/h,長寬不得大于1.6米×0.75米。

  而各網絡銷售平臺商家在售的所謂“老年代步車”及“低速電動車”類似產品從車速、搭載乘員數量、外形尺寸等方面都超出了殘疾人機動輪椅車國家技術標準及電動輪椅車國家標準的規定,且未經國家機動車產品主管部門許可生產、不屬于工業和信息化部《道路機動車輛生產企業及產品公告》范圍。

  對此,湖南省湘潭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岳塘大隊副大隊長毛征認為,老年代步車的速度應基本控制在每小時10公里以下,是由醫療器械類的電動輪椅車演變而來。經過不斷改裝,目前的“老年代步車”已經非常接近于普通的機動車,之所以還叫“老年代步車”,其實就是廠家和經銷商打著“老年代步車”的幌子,利用老年代步車“不用牌照、不用駕照”的賣點,達到其商業目的。

  2018年11月,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展改革委、科技部、公安部、交通運輸部、市場監管總局六部委聯合印發《關于加強低速電動車管理的通知》(下稱《通知》),要求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地方人民政府組織開展低速電動車清理整頓工作,嚴禁新增低速電動車產能,加強低速電動車規范管理!锻ㄖ钒l布以來,山東、江蘇、河南、河北等重點區域已經組織開展了低速電動車生產銷售企業摸底調查和清理整頓。其中,曾經的低速電動車生產大省山東于2018年12月發布了《山東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加強低速電動車管理工作的實施意見》(下稱《意見》),設置三年過渡期,鼓勵通過置換、回購、報廢等方式加速淘汰在用低速電動車!兑庖姟芬幎,待《四輪低速電動車技術條件》國家標準及低速電動車規范管理相關政策發布后,各市政府按照明確的相關標準、政策、措施,制定實施本市清理整頓專項計劃,依法采取綜合措施清理不達標生產企業,嚴禁生產銷售未經許可及未取得強制性產品認證的低速電動車;國家標準出臺三個月后,全省禁止銷售不符合國家標準要求的低速電動車產品。

  行政執法與司法認定標準不一

  那么,已經購買了“老年代步車”等低速電動車的消費者們究竟能不能開車上路?以北京為例,記者查詢了解到,《北京市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辦法》規定,摩托車(含輕便摩托車),動力裝置驅動的三輪車、四輪車按照國家和本市機動車管理的相關規定執行;本市禁止生產、銷售和使用未經國家機動車產品主管部門許可生產的摩托車(含輕便摩托車),動力裝置驅動的三輪車、四輪車。禁止使用也就意味著不能上路行駛,北京市12345熱線工作人員也這樣表示,這種車沒有經過工業和信息化部批準,沒辦法上牌,不能上路。

  山東省政府的《意見》也要求,將低速電動車納入道路交通安全執法檢查重點,依據清理整頓的時間節點,分步驟劃定禁、限行區域,嚴查闖禁行、無牌無證等交通違法行為,努力減少交通安全事故的發生;嚴厲打擊非法營運載客行為,堅決取締非法營運載客的四輪和三輪電動車。

  除了這些地方規范性文件,包括北京在內的很多地方交警也進行過專項行動,但收效似乎并不理想。記者連日來在北京市石景山區楊莊大街、阜石路、蘋果園南路、上莊大街等路口走訪發現,路上的“老年代步車”雖變少了,但出現的頻率仍不低,有的甚至闖紅燈、走機動車道。原因或在于對如何處罰沒有對應的具體條款。清華大學法學院副院長余凌云曾指出:“它(低速電動車)一旦上路以后,交警在管理上就馬上遇到這些問題。你要是說按照非機動車管呢,從標準上來講,它很多是符合機動車的標準——速度很快,質量很大;如果要按照機動車去管理呢,它又沒有在機動車目錄里頭,所以管理起來就沒有依據。”

  行政執法的標準或許尷尬,上路的低速電動車一旦“出事”,司法上如何認定呢?據媒體報道,今年7月9日,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區檢察院辦理了一起醉酒后駕駛“老年代步車”的案件,駕駛人齊某被以涉嫌危險駕駛罪提起公訴。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老年代步車






河南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