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 >> 新消費頻道 >> 正文
進小區、取廁紙都得刷 人臉識別濫用風險需警惕

  上海8月4日電,點完餐看一下攝像頭就能完成支付,住酒店刷臉后才能登記,上公廁用廁紙也得刷個臉才能取。隨著人工智能的發展,人臉識別技術得到廣泛應用,“臉”的應用場景被不斷拓寬。

  人臉識別技術看似“高大上”,但其存在的個人生物信息被過度采集和濫用的風險也不容忽視。相關專家表示,人臉識別技術不是萬能的,收集、處理個人信息應當遵循合法、正當、必要的原則,基于身份驗證等需要收集相關信息后也應盡到嚴格保管的責任和義務。中央網信辦等部門近期也表示,針對面部特征等生物特征信息收集使用不規范等重點問題,App專項治理工作組將開展專題研究。

  便利支付+身份認證 人臉識別應用場景不斷拓展

  在屏幕上點餐,選擇刷臉支付,人臉比對后,輸入手機號碼后四位就完成付款。在上海一家商場的肯德基餐廳,記者觀察發現,使用自助點餐機點餐的顧客中,選擇“刷臉支付”的消費者占到兩至三成。

  除了大商場、大超市,部分便利店和街邊小店里,刷臉支付設備也得到廣泛應用。在上海陜西南路一家便利店,市民洪浩晨在購買一瓶飲料后,也通過刷臉方式完成付款。“從去年開始用刷臉支付就比較多,感覺比二維碼方便。”洪浩晨說。

  除了消費領域的便利支付,身份認證是人臉識別技術的另一大主戰場。在全國機場和火車站的部分通道,乘客將身份證放在相應感應區,面部正視攝像頭,每人只需幾秒鐘就可完成相關信息核驗,快速進站。

  一些公共服務機構還利用人臉識別技術來打擊“黃牛”。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一半以上的患者來自外省份甚至境外,該院去年就推出“人臉識別+身份綁定”系統,強化早高峰時段熱門專家(特需)現場號源的管理。通過人臉識別系統綁定掛號人的身份,使得號販子失去了現場“投機掛號”的操作空間。

  “考慮到家屬、親友代掛號的情況,我們還設定每位患者可以綁定一位代掛號人身份認證信息。”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門診辦公室主任董楓說。

  不僅是醫院,記者發現,各地政務類App中,刷臉登錄、人臉驗證已經廣泛使用,如某地公積金App,用戶就可通過人臉識別完成驗證,線上支取公積金。上海市民胡志國說:“年紀大了,密碼經常忘,尤其是登錄一些不常用的App時都需要重置密碼,刷臉就不存在這個問題。”

  進小區、取廁紙都得刷 人臉識別是不是用得太多了?

  不可否認,在人工智能成為新基建的背景下,人臉識別技術有其先進性和高效率。但任何先進技術的應用,都有其邊界。在一些不必要的場景下,讓渡自己的隱私,來換取一張通行證,必然會引起越來越多的反彈。

  “現在上班刷臉打卡,工作時刷臉打開手機、筆記本電腦,午飯時刷臉支付,出差住酒店也得刷臉登記,甚至上公廁取廁紙都要刷臉,這張老臉是越刷越多,總感覺不對勁。”有網友如此感慨。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人臉識別






河南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