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零售業頻道 >> 正文
化妝品上游供應鏈還在“過冬”

  根據9月15日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今年8月化妝品類限額以上單位零售額增長19%達到284億元,環比7月也大幅增長,且化妝品零售已實現了連續5個月的正增長。然而青眼卻發現,事實上,整個化妝品行業卻并非呈現的是上述數據中的那般“熱鬧”。

▍數據來自國家統計局

  近日,多位化妝品包材商、原料商和代工廠等化妝品供應鏈端的行業人士均向青眼表示,自6月份開始,訂單量就下滑地較嚴重,雖然7、8月是傳統淡季,但是今年供應鏈端的淡季相比往年則是“時間更長且生意更淡”。

  一方面是化妝品零售額在持續增長,另一方面卻是供應鏈端的訂單下滑嚴重,而這也指向了化妝品品牌方的“庫存”問題。

  供應端“淡季更淡”

  “6月份開始化妝品的包材訂單就大幅下降了”“今年淡季的訂單同比往年同期減少了近4成”“疫情對出口、彩妝的影響很大,現在都還沒有還原”……不少行業上游供應鏈端的從業人士紛紛向青眼表示。

  廣州尚功塑膠有限公司總經理梁其全向青眼介紹道,今年包材商的淡季一直持續到了9月份,而且訂單也較去年同期減少了三、四成。“很多工廠以前是排兩個班,現在是排一個班就夠了;以前是加班,現在卻是雙休了。”據悉,該公司生產的包材主要用于洗面奶、防曬霜等化妝品。

  而以護膚品玻璃容器供應為主的廣州李記包裝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李道揚也對青眼陳述了類似的情況。他稱,今年1到8月,公司的訂單同比減少了20%左右。“從6月份開始,大多數包材工廠的訂單都出現了大幅度的下滑,尤其是彩妝包材,下降的比例最大。”

  與此同時,化妝品包材的不景氣也連帶著上游的包材原料供應商。行業內一位從事PE、PP等塑料原料供應的貿易商表示,“疫情后,3、4月份的訂單還是有所回升的,但是6月份開始就又不行了。”而另一位從事化妝品原料供應的公司負責人則告訴青眼,“6月份以來生意開始下滑,主要是基礎類的原料訂單減少較大,彩妝原料訂單下降的最嚴重。”

  眾所周知,化妝品包材、原料的不景氣,實則是化妝品代工廠生產量下滑的連鎖反應。

  “與去年同期相比,今年的彩妝訂單量減少了30%,護膚整體看來還可以。”瑩特麗中國區CEO王邑華說,“但我們護膚板塊的業績主要是由新客戶帶起來的,老客戶的訂單量也依舊‘沒上去’。”她表示,老客戶訂單量上不去的原因,與后者年前備貨較多仍有庫存有關。

  此外,一家來自廣州的化妝品代工廠負責人介紹稱,由于該工廠80%以上的客戶都是電商渠道的品牌,因此工廠整體受疫情的影響不大。但是6月之后,公司大客戶的訂單量普遍少了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今年6-8月,我們的訂單較去年同期減少了3、4成,可謂是‘淡上加淡’,且淡季時間比往年也更長了。”他舉例稱,今年品牌方雙十一備貨的時間比以前晚了近一個月。以前8月中旬就開始接雙十一的訂單了,但今年是9月中旬才開始,因此代工廠的淡季也結束的更晚。

  不僅如此,上述受訪的行業人士還紛紛表示,“客戶對于雙十一的訂單量均變得更加謹慎和保守,從已備貨的客戶來看,其訂單量相比去年少了近2成。”王邑華甚至感慨道,“感覺今年很多客戶都不做雙11似的。”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業人士稱,廣州現在有近一半代工廠的生意都很困難。“部分工廠都開始裁員甚至是賣廠了。當然也有部分工廠反而因為疫情而業績大增的,而這部分工廠大多都是很好地承接了直播或電商渠道的訂單。”在他看來,“代工廠的訂單量整體減少了約3成,而那些轉型慢的傳統代工廠則更加困難,目前代工廠兩極化的現象也比較嚴重。”

  多面夾擊,難上加難

  上游供應端的市場低迷,實則反映的是品牌方對產品的需求量不高。然而,國家統計局的數據卻顯示,化妝品類限額以上單位零售額已實現了連續5個月的正增長,且在8月增長了19%,達到284億元,環比7月也是大幅增長。

  對此,李道揚認為,終端零售的確是在回暖,國家統計局零售端的銷售數據增長是正常的走向。但是,上游的供應鏈還需要一個消化的過程,只有市場上的存貨消化掉了,上游才有可能復蘇。他表示,“供應鏈端的低迷,實則反映了大部分品牌在消化庫存的現象。盡管疫情后有直播電商、有618等大促活動助力,但多數品牌的銷售情況并不理想。由于多數品牌備貨充足,因此他們手中還有庫存。”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化妝品






河南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