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零售業頻道 >> 正文
曾經風光無限,如今沉寂沒落!港式快餐到底怎么了

  疫情期間,快餐可以說是餐飲業里面恢復最快的品類之一。像海底撈、西貝等餐飲頭牌也都在鉚足勁切入快餐賽道,希望分得一杯羹。

  然而,在快餐賽道越來越熱鬧的時候,曾經引領潮流的港式快餐卻陷入經營窘況。

  6月,大家樂、大快活兩大港式快餐品牌相繼發布年度業績報表。

  截至3月31日,大家樂期內歸母凈利潤同比大降87.1%,由于業績的大幅下滑,大家樂集團甚至決定不派發末期股息,而這也是大家樂自1986年上市以來首次停止派息。

  大快活2020上半財年的凈利潤也同比大幅下滑43.1%。其財報顯示,2020上半財年香港地區分部溢利同比下滑33.81%至7284.2萬港元,中國內地分部溢利下滑97.08%至18.7萬港元。

  兩大港式快餐巨頭雙雙出現利潤下滑,除了受香港局勢和疫情的影響外,在內地的業績下滑也是重要原因。而內地業績下滑,則是受整個港式快餐品類衰落的影響。

  紅餐網(ID:hongcan18)觀察發現,一度在內地風光無限的港式快餐,如今已日益黯淡。港式快餐怎么了?今天,我們從頭捋一捋。

  01 港式快餐的興

  說起港式快餐,必定繞不開大家樂和大快活。

  大家樂由羅騰祥創立于1968年,創立之初只是一家售賣便食,如雞腿、薯條、漢堡包的小店,后來加入中式食物,并且創新經營模式之后,大家樂得以快速成長,并于1986年在香港聯交所上市,成為香港第一家上市的本地餐飲企業,目前香港規模最大的中式連鎖快餐店。

  1972年羅騰祥的弟弟羅芳祥創立了另一家的中式連鎖快餐企業——大快活集團,并于1991年上市。

  大家樂和大快活作為兄弟公司,兩家公司經營的菜品和服務都十分相似:以中餐為主,異域風味為輔,匯聚各地的美食精髓。而這兩家港式快餐品牌,也因其多元化的飲食路線得到了消費者的認可。

  90年代初期,以大家樂為首的港式快餐品牌開始進駐內地市場,首店設在中國改革第一站深圳,大家樂的股價由1992年初的3元,拾階而上至1993年3月份的6.8元。大快活也緊跟其后,進駐大陸市場開店。

  當時,備受港劇影響的70、80后,大都通過港劇去窺探潮流的先鋒,曾經的香港,讓無數年輕人為之著迷和神往,不僅是新款球鞋、衣服、雜志,就連美食都以香港為標桿。

  所以,在帶有港式文化的港式快餐進入大陸市場之初,即憑借著時尚的裝修、開放式的吧臺、皮質的卡座、暖色調的燈光等,吸引了大批年輕人的扎堆嘗鮮。

  “那個年代,能偶爾吃上一個菠蘿油或者喝一杯絲襪奶茶,已經算得上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了。”在廣州土生土長的70后譚先生回憶稱。

  進駐大陸市場短短幾年間,大家樂便在廣東、上海、北京開設了20家分店。

  后來,隨著中國內地經濟突飛猛進,人民生活水平逐漸改善和提升,港式餐飲的發展更是如魚得水。

  當時,凡是進駐大陸市場的香港餐飲,基本上都是開一家火一家。澳門銀河百老匯 . 好彩 . 點心部高級行政總廚梁漢雄師傅告訴紅餐網(ID:hongcan18),“當時在內地的港式餐廳,只要在招牌上打上‘香港’兩個字,就不愁沒有生意。”

  而內地市場的利好,更讓大家樂、大快活等一批香港餐企堅定了開拓內地市場的決心。2003年,大家樂再次向內地擴張,并將目光鎖定了接受度高的華南市場。

  在大家樂進擊內地市場的時候,大快活也不甘落后,并率先占領華北市場,在當地開設了不少分店。

  此時港式快餐的風靡,也吸引了大批內地餐飲創業者前仆后繼,開起了港式快餐店。在華南地區,就出現了都城、大西豪等主打港式快餐的品牌。

  除此之外,甚至帶動了和港式快餐相似的港式茶餐廳風潮,引發內地茶餐廳創業潮。

  比如,2003年,廣州本地人梁國強創辦了知名的“表叔茶餐廳”,隨后“表哥”“表妹”等“親戚”品牌茶餐廳更是蔚然成風。

  與此同時, 避風塘、新旺等港式茶餐廳相繼在上海開業。2004年之后,香港茶餐廳品牌太興集團、翠華餐廳也開始北上掘金,逐步擴展大陸版圖。

  因為產品更豐富,餐廳環境更舒適,這些茶餐廳一經開出便引發消費者追捧,用餐高峰常常是一座難求、排隊如潮。

  02 港式快餐受挫

  然而好景不長,隨著內地飲食文化的進一步繁榮發展,快餐、火鍋、單品店、各地美食被相繼挖掘,港式快餐逐漸沉寂。

  由于市場份額的不足,港式快餐在內地消費者的影響力也逐漸下降,再加上被市場上更多極具品牌實力的新興品牌和“后浪”的沖刷,在消費者的印象里,尤其是年輕一代的消費者,港式快餐的存在感也越來越弱。

  近幾年來,關于港式快餐的信息和報道少之又少,大快活、大家樂這兩個引領港式快餐文化風潮的港式快餐企業,也已經淪為需要有人專門提起,才能喚起記憶的一個品牌。

  即使是在華南地區的消費者,他們對港式快餐的反應都是:“如果不是你專門提起,我幾乎都忘記還有這樣一個品牌的存在了。”

  港式快餐的衰落是肉眼可見的,具體表現除了前文提到的大家樂、大快活利潤雙雙下滑外,從近幾年各大港式快餐品牌滑坡的市場增速也可見一斑。

  其中,大家樂和大快活北上受挫,市場賽道和拓寬半徑越來越窄。大家樂2017年10月中旬宣布退出華東市場,11家門店全部關停,退守華南;大快活關閉了北京、天津等地門店,退出了華北市場。

  據相關數據顯示,自2019年上半財年至2020年3月31日,大家樂在內地的門店也僅是新增了7家;而大快活2019上半財年,在中國內地餐廳僅剩12間,其中只有1間為新增。

  大家樂、大快活等港式快餐企業盡顯頹勢時,國內第一批在大家樂、大快活影響下成長起來的快餐品牌同樣不大好過。

  1992年在廣州成立至今已經28年之久的大西豪,依然沒能走出羊城,且在廣州的門店數量也僅開出10家。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快餐






河南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