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零售業頻道 >> 正文
多地海鮮創業者告急:入行20年從未如此艱難

  作為新發疫情的傳染源之一,消費者已經談海鮮色變。

  “不管是什么,國內的還是進口,只要是水里養的,一律不吃。”一位創業者向鉛筆道記者表示。

  從年初的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到北京新發地農貿市場的相關海鮮產品,從厄瓜多爾生白蝦,到最近的大連凱洋海鮮,行業一直處于風口浪尖。

  有大連的海鮮行業創業者表示,這是自己從業20年來最艱難的一年。當地疫情二次爆發后,公司的進口海鮮產品銷量與6月份相比下跌了70%。前不久定下的“今年不賠錢”目標即將破滅。

  新發地三文魚事件后,有創業者上百萬的貨被扣在海關過檢,有些產品過了保質期還沒到他手里。近來,他的店鋪流水僅有正常時期的10%。

  進口海鮮被爆出帶有新冠病毒,影響的不僅是進口海鮮企業,而是整個產業鏈。海外供應商、冷鏈物流、進口貿易商、國內經銷商、普通商戶以及餐廳,全部受到波及,無人脫險。

  盡管如此,進口海鮮行業的創業者們一直在努力自救。有的把鮮貨變凍貨,延長保質期,減少損失;有的想盡一些辦法清庫存,或是轉換國產海鮮跑道;還有的通過餐飲、零售、電商等業態去積極尋求替代解決方案。

  目前,海外疫情仍處在非常不確定的狀態,未來并不可期。

  1

  “不虧錢”已是奢望

  “有一個確診病例的密切接觸者,前不久還在我們辦公室談了一下午業務,萬幸的是公司無人被感染。”回想起來,文珉到現在還是心有余悸。

  文珉是大連某進口生鮮企業高管,這是他從業20年來最艱難的一年,“連非典那年都沒這么慘。”

  原以為苦熬到下半年疫情即將結束,可現實遠沒有那么簡單。本輪大連新冠肺炎疫情1號確診病例石某,就職于大連凱洋海鮮,該公司的主營業務與文珉所在企業重合度極高,都是海產品進出口貿易和銷售。

  疫情二次爆發后,尚未恢復元氣的進口海鮮行業再度迎來重擊,進口海產品的銷量一夜之間遭遇“滑鐵盧”。

  與凱洋海鮮一樣,按照防疫部門的規定,文珉公司的進口冷鏈海產品也都進行了抽樣調查和檢測。

  在這期間,除了等待管理部門的通知,他什么都做不了。“有個貨柜已經到港口一周了,還在排隊等待查驗,貨都積壓在港口,資金鏈就斷了,F在海鮮都是冷鏈運輸,電費每天就要1000,無形中我們虧得太多了。”

  有門店店主跟他反饋,有些市民已經談海鮮色變,不管是什么,國內的還是進口,只要是水里養的,一律不吃。據文珉了解,7月份公司的進口海鮮產品銷量與6月份相比下跌了70%。

  現在,文珉的公司已經把海鮮產品提前進行冰凍放入冷庫里。在過去,只有對快要死亡的海鮮,才會做這樣的處理。據悉,冰凍后的海鮮價格大約是新鮮海鮮的三分之一,有些甚至還沒有三分之一,但是總比直接把海鮮倒掉損失要小一點。

  事實上,在這波疫情反復之前,由于國內疫情的好轉和恢復,文珉公司近幾個月已經在向海外廠商要求加大供應,可如今銷量驟減,需要緊急與國外的供貨商商議如何取消接下來的大批訂單。“可以預見,還要掏一大筆違約金,但這個錢必須要拿,在這個階段,貨物運過來我們賠的更多。”

  進口海鮮被爆出帶有新冠病毒,影響的不僅是進口海鮮企業,還有整個產業鏈。

  為了防控疫情蔓延,國際航班大量停飛,跨國集裝箱運輸量明顯下降,這是原產地海產品大量積壓、上游產品價格暴跌的主要原因。漁民背負經營壓力,又要面對各項開支,不得不斬倉出貨,導致原產地產品價賤如泥。

  除了上游供應商,下游經銷商的日子也不好過。

  “這行可能已經做不下去了。”一位批發商曾向文珉吐槽。他說,此前因疫情已經損失慘重,好在之后市場有了些起色,資金也逐步開始流轉,所以他湊了點錢,重新入場,然而在這一遭之后,資金鏈很快又斷裂了。當下,他希望當地的進口海產品市場能夠早日開放,使得流通也能夠逐步恢復。

  之前,文珉的公司基本上在每個省都有合作伙伴,貨物抵達國內之后,直接運輸到各省。“以前要10噸的,現在只要1噸了;以前要1噸的,現在只要幾十公斤。”

  文珉一直嘆今不如昔,以前貨物在歐洲、日本一裝船,中國這邊就訂完了,現在每天海上都漂著他們的貨,到貨之后銷售也很慢,甚至還要虧錢賣。

  “爭取不虧錢。”這就是文珉公司今年的任務。其實在疫情二次爆發前,公司還是有很大機會盈利的,但現在一切又歸為未知數。

  上周末,文珉公司安排所有員工進行核算檢測,“公司現在不能有任何失誤了。”

  2

  扛過冬天,卻“死”在夏天

  一次次的打擊,讓進口海鮮行業的光環逐漸消失。在今年,對進口海鮮安全性的質疑,切實影響了市場需求。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海鮮






河南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